2007-09-20

安靜的水泥叢林

小時候住在花蓮,就在花蓮中學後面的國民住宅裡,小小的房子、小小的院子。

我們家的窗子跟隔壁的孟奶奶只隔了大概 3 公尺,小小的房子隔音也不好,這邊罵兒子,那邊就幫腔了,所以有人說過,眷村的孩子是大家一起管的 (我住的不是眷村,但也很像了)。

雖然大家住的很近,感覺上沒什麼隱私,但大家都處得很好,很互相幫忙,誰家有麻煩大家都知道,大家也都會盡自己的力量來幫忙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台北,一切事物行進的速度都好快,大家都在競爭,同學間不是相約下課抓魚蝦、四腳蛇、偷拔花生,而是補習。

痛苦的過了幾年,一直想適應這樣的環境,卻一直很難融入。

直到後來,在台中太平的兩年遇到了不少朋友,也從社團、合宿的朋友之間漸漸以為自己抓到了箇中絕竅。

 

但似乎我還是把這個社會看得太單純了,太放縱自己的雞婆,終究還是不小心踏進別人的禁區。

保持距離,跟誰都別太熟,看來這才是在社會中打滾的王道呀。

2 comments:

marx said...

朋友之間,只要"剛剛好"的關心就夠了。

沒人知道當兵睡你隔壁的同班弟兄哪天會抓狂~cc

都想面面俱到難阿。
不要太在意吧~ 作你自己嚕。

瓶子 said...

marx:
我想你說的沒錯…
剛剛好的關心就夠了,尤其是同事,就只是同事,沒把幹嘛把別人當朋友~XD